< img src="http://www.phicta.cn/ztjn/dtlh/imgs/logo-sx.png" />
山西频道信息
首页 要闻 政情 产经 医卫 房产 教育 旅游 体育 融媒体
晋中·砥砺奋进的五年吕梁大同

五月的思念

2020年05月29日 19:01:39 来源: 新华网

  二十年前的今天,父亲悄然离我而去,心中的那棵大树顷刻间就消失了!

  泪眼朦胧里,看着满屋子铺天盖地的书法作品;看着端放在木架上古朴典雅的澄泥砚;看着挂在墙上、书架上长长短短的毛笔;看着柜子里那么多精美的印章;看着那一块块青石板上的石刻;看着那形态各异的根雕;看着父亲做手工用的工具箱、砂纸、锯子、刻刀、镇尺、颜料盒,还有摆在桌子上雕刻了一半的澄泥砚……看着还充满父亲气息的屋子,我脑子是空的,我以为父亲只是临时出门,他一会儿就会回家来……

  谁知,这一走就是二十年!

  二十年的每一天,父亲都在我的生活中。有时梦里的他还在训斥我:怎么不好好写字?他活着的时候,这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话,可是在梦里我却听着那么耳顺。因为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批评了,多说一句,再多说一句……

  父母同一年去世,初始是麻木的,我还没有更多的感觉。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他们去世的这二十年间,我时时在不由自主的回忆中度过。似乎他们依然陪伴着我,我一回头就可以看到他们,他们也从未离开过。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对父母的思念会这么久,这么久……久久不去!

  记得我的个子还没有桌子高的时候,每次吃饭母亲总是让我去叫父亲。那时我们的住房旁边有一间单独的房子,父亲平时写书法或学习就在这间屋子里,现在说也算是个工作室吧!平时,我是不能进这个屋子的,只有叫父亲吃饭时才能进去。“爸爸,吃饭了”走进父亲的书屋,大报纸、小报纸摊在桌子上、地上,乱哄哄的,上面墨迹斑斑。当时不懂,这就是父亲练习书法的纸啊。也有墙上挂着的书法作品,桌子上也很乱,刀子、印章等等。我好奇一阵子,摸一摸,试着拿起毛笔,父亲也不怪罪,总是不经意地看看我。那时父亲还没逼着我写字,我还小了点!

  九岁那年随父亲下放到垣曲县同善公社竹林大队三里腰小队,我和母亲、三哥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农民。父亲在县里任宣传队队长,深入到各乡各村子检查工作,走到哪里就吃住在那里,平时是没时间回家的。我和三哥平时上学,闲时去地里拾麦穗、打野鸡,还下河捉鱼虾、找螃蟹,玩得不亦乐乎。这是我一生中最无忧无虑、幸福快乐的时光!

  平时父亲是严厉的,我有些怕他。觉得对我的关心很少,也不在意我。可是不久发生的一件事,改变了我的想法。

  难得父亲回家来,可他又闲不住,要带着我去割草。到了水草丰美的地方,离开村子也有段距离了。父亲高兴地挥起镰刀“看看这草多好”一边说,一边割起来。我也和父亲一样割着草,突然,一只大螳螂爬在我的手上,好大的两只钳子,很疼,怕极了,我大叫一声,一挥手把螳螂甩了出去,顿时吓得我花容失色。回头看看父亲,他很惊讶问我什么事,我说螳螂爬在我手上了!父亲笑了笑说,没事!可我心里不高兴了,就不知道我多害怕吗?

  不一会儿,我的肚子不舒服起来,要上厕所。我回头对父亲说了一声:“爸爸,我去上厕所”就飞一样的往村子跑去,在村口终于找了露天厕所。过了没多久,当我站起来时,看见远处的父亲神色紧张,脚步匆忙跑着过来了。我很惊讶,父亲怎么不割草了?正好有一位干农活的人在路边站着,见父亲比划着问:你看到一个这么高的小姑娘吗?原来父亲是找我。我大声喊:爸爸,我在这儿!父亲看到我,脸上的紧张顿时松了下来,紧走几步过来拉起我就往村子里走,很明显,拉我的手比平时紧了许多。我小心翼翼地问:不割草了?父亲没有回答,两眼看着前方,拉着我就这么匆匆地回了家。

  晚上,母亲拉着我的手慈爱地问:“上午,你离开了,为什么不告诉你爸爸一声?”我说“我说了!我说,‘我要上厕所!’”母亲又说“今天可把你爸爸吓坏了,以为你被狼拉走了”。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我们的周边山上确实有狼,也听过不少关于狼的故事。不过让我高兴的是,原来父亲是关心我的!那天,别提我有多高兴了。虽然,这高兴来自父亲的惊吓,可我还是高兴!

  十岁那年,因要照顾生孩子的大姐,我随母亲离开了垣曲,离开了父亲,来到了太原。

  有一天,一位和父亲一起下放到垣曲县的叔叔来到大姐家,手里提着一个篮子,说是父亲让他捎给我的。篮子里满满当当的,有山葡萄,还有一些小水果,叔叔说:都是垣曲的大山上摘下来的。水果下面压着一个小纸包,我打开一看,有十几个小桃核刻的雕件,记得有一个雕件上刻有小舟,舟上还有几个小人,十分生动有趣,如同真人世界缩小一般。每一个样式都不同,还有山水、树木、花草,精美极了,好看极了!捧在手心里,就是一个微小的世界。我一个一个地看着,高兴地笑出了声。叔叔说:这是你爸爸花了几个晚上给你刻小玩意儿,是用山桃的桃核刻的,你爸爸可费劲儿了!山桃比我们现在街市上看到的桃要小很多,桃核也就更小了,在那么小的桃核上刻出那么逼真的风景、人物,且栩栩如生。父亲若不是爱女心切,怎会有此不计辛苦的创意?

  可惜的是,那时侯的我太小,太不懂事,不知怎么就丢了这些雕件,也没在意。直到高中时学习古文《核舟记》,看到里面的描述,我才突然想起,这些东西父亲都给我刻过啊,可是我却丢了,这时我的心才疼了起来……

  父亲因落实政策被安排到运城文化局工作,那年我十二岁。是幸福的开始?还是不情愿起步?我感觉到来自父亲书法学习的逼迫。

  那天早晨上学前,父亲问我写书法作业了吗?我低下头小声说:没有!接着父亲的三大巴掌打在了我的后背,生疼生疼的,那天我是哭着上学去的。晚上母亲告诉我:以后你爸爸再打你,你就跑!可惜,我再也没有跑的机会,父亲即使再生气,也没有打过我。

  有时我为了逃避父亲的责罚,也是用尽了小手段。

  那天中午,我和小伙伴儿一起骑自行车玩,不小心撞到了墙上,车轮撞歪了。吓得我心扑通扑通直跳,只好把自行车放到家门口,自己躲到一边去,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。父亲准备上班了,一把车子觉得不对劲儿,看了看无法修理,只好走着去上班。晚上!晚上父亲回家怎么交代呀?我慌神儿了,又灵机一动,拿出了纸张开始写大字报,这不也是练习书法吗?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!果然,父亲下班回家来,看到我正大汗淋漓地写大字报,没有发脾气,而是用很温和口气问了声:车子是你撞坏的吧?我点了点头,心里顿时轻松起来,错误就这样被我化解了。不过当时心里有点不安,觉得是利用了父亲想让我写书法的心理。现在想来,当时父亲的心跟明镜似的,不点破我罢了!

  那年我十八岁,花儿一般的年纪。太原电视台给我录制了一个节目,镜头里的我又写书法、又弹钢琴的,表现还不错。录制完成,等待播出的时间,大约是三天之后。恰好这个时间父亲被岢岚卫星发射心中请去,看卫星发射的壮景。我遗憾地说:“爸爸看不成我的节目了!”父亲什么也没说跟着发射中心的人走了!

  终于等到开播时间,我和母亲守在电视机前,等待着……忽然,响起了敲门声,我急忙打开门一看,是父亲回来了。“爸爸,你怎么没看卫星发射?”父亲什么话也没说,笑眯眯地坐在电视机前,看着他的女儿在镜头里有模有样地表演着……

  那个时代的父亲,把自己最深沉的爱,都用无言表达出来!

  父亲去世那年,我三十九岁,已经是成年人。父亲虽然走得匆忙,我觉得他也应该是无牵无挂放心而去吧。谁知时隔十三年后的一天,我竟痛到心底,痛到说不出一句话来!那天我的师兄来找我,缓缓说起十三年前,就是父亲去世的前几天的事,那天恰好师兄去看父亲。父亲似乎预感自己不太好,以前从不谈家长里短的人,现在却说起了家里事。最后父亲对师兄说:我最不放心的是晓梅,她还小,好多事不会做,你今后要多帮助她啊!瞬间,我哽咽在那里了,顿时说不出话来……唯有泪流过我心,流过我心里的那条河,让我撑一条小舟奔向父亲,跪在他的面前,紧紧抱住他,抹去他脸上的不舍,叫一声:爸爸……

  父亲,我不知道您是那么牵挂着,那么不放心地走了,女儿纵有千言万语又怎么说给您听?您在天堂吗?我曾寄过一封信给您,你看到了吗?您放心吧!我会沿着您的艺术道路走下去,我会坚强地面对一切困难。父亲,女儿今生今世所做的一切,都是感恩您为自己所钟爱的艺术事业所付出的汗水和心血。您走了,但您的艺术宝库里,留下了那么多财富,我们正在挖掘着!学习着!感叹着!

  此时的五月,感觉是那么平和,心灵是宁静的、美好的。更理解了父亲那书法艺术绚烂的背后,是条通往艺术的天路,路上有艰辛、有快乐,还有对艺术至高无上敬仰和礼赞!(徐晓梅)

[责任编辑: 武斌 ]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051169
广东麻将规则 股票行情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甘肃11选5杀号 股票推荐王 北京赛车开奖时间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1分快3稳赚规律 博彩网站 今晚广东36选7开什么码 正规的彩票网站 配资网站公司零卓信宝配资23 贵州快3今天走势图 北京快三 秒速时时彩走势图 贵州快3开奖号码走势 黑龙江11选5杀号预测